马齿苋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交大教授解读2020年两会四大经济热点

2022年09月21日 马齿苋财经网

交大教授解读2020年两会四大经济热点

交大教授解读2020年两会四大经济热点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聚焦两会:2020年5月21日-28日

2020年两会召开期间,安泰教授们结合当下的经济形势对今年的热点问题展开讨论、建言献策。主要着眼于:疫情下的经济发展、民生保障、产业发展、财政和货币政策等。今日我们奉上了来自安泰教授的两会洞见集锦,请大家查收这份思想的大礼包!

安泰洞见:

经济增速不设定目标,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陈宪教授:经济增速不设定具体目标并不令人意外。疫情冲击是非经济因素,因此很难依据以往经验做出判断。全球疫情仍在发展中,尚未出现“拐点”。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设定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是审时度势、实事求是的做法。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不设定具体目标是非常好的一种转变。以往我们在经济增长上过多依赖数字目标,但这不应成为衡量经济发展的唯一导向。我国经济在发展中更多关注就业、民生、环保等因素,更关注发展质量的提升和发展环境的优化,更关心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内容,这些都事关经济高质量发展。

节选自《解放日报》,《政府工作报告不提经济增速具体目标,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安泰洞见

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陈宏民教授:与传统的基建相比较,发展新基建不仅仅是为了拉动经济,更重要的是为了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智能城市建设,促进我国经济社会的新旧动能转换。要让更多企业加快数字化平台化智能化转型,就必须为它们营造更加便利有效的信息基础设施环境,使得企业转型能够获得更多更快更直接的优势和收益。

发展新基建绝不是政府一家的事情,依靠资本市场,通过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来发展新基建,应该是其发展的一条主干道。政府更多应该在产业规划,市场预测,共性技术研发和公共领域投资等方面着力,同时对于那些涉及新基建的产业领域给予融资便利和税收优惠等方面的支持。

节选自新浪财经,《陈宏民:发展新基建非政府一家之事 还需依靠资本市场》

陈洁教授:新冠肺炎疫情主要从供给端和需求端两大产业环节、多个细分维度对汽车行业产生影响。对汽车来说,目前线上销售还是辅助作用,短期还是需要线下看车试驾,但这次疫情应该是培育了消费者线上看车、参加促销活动的行为,加速了厂商和经销商线上营销的布局。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疫情确实加速了“线上+线下”的新零售模式的渗透。未来的新零售模式完善,如何统*上线下的产品服务感知、实现线上线下的数据闭环等是关键。

节选自澎湃新闻,《陈洁、周同:鼓励购车投资“新基建”更实际》

安泰洞见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

刘涛副教授:流转税而非企业所得税是小微企业所负担的主要税种,应在疫情期间减免小微企业的流转税。小微企业的流转税减免政策应当长期化,借机优化税制结构。对于小微企业而言,应永久停征作为流转税中最大税种的增值税。虽然小微企业的增值税率比较低,但小微企业和中大型企业都有生意往来。问题在于,好多增值税的进项税在好多时候是抵扣不了的,如果不能抵扣,那这个税负只能由小微企业承担,这就会影响它的现金流。

节选自搜狐网,《刘涛:现在应放水养鱼,永久停征小微企业增值税》

潘英丽教授:政府还应鼓励人力资源开发类的民间商业模式创新,倡导以员工技能培训和劳务派送方式支持各类消费服务业发展的现代劳务公司的发展,给予免税和低息*等优惠待遇,促进其有序竞争、高质量发展。另外需要对劳动密集型消费服务型企业进一步实施减税降费,并暂停或延迟需要征收的税收和五险一金。

节选自网易,《潘英丽:疫情结束后央行仍可实施适度的降准和降息政策》

安泰洞见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

潘英丽教授:财政赤字的货币化可以推行,但我们的注意力重心要放在特种债券投资以后,是否能产生社会效益,财政资源使用的效率是最核心的问题。我们以前倾向于把财政资金更多地用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但是产能扩张以后如果没有人去消费,产能就会过剩,无法继续经营,没有现金流,出现银行坏账等,就会陷入一种困境。

节选自搜狐网,《潘英丽:现在通缩比通胀风险更大,财政纾困需要10万亿》

黄少卿副研究员:把财政支出用于确保产业链畅通,譬如保中小企业、保就业、保受冲击最大的经济部门,并且对由此产生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可能不失为当下的一种较好的财政货币政策的组合。

节选自财新,《中国可以赤字货币化吗?》

陈宪教授:赤字货币化以后的钱要用来救助。而且我觉得现在民生上如果真的要发现金的话,规模应该是很大的。但是,发现金也不是人人都发。对低收入的人都发。当然,由于过去的这种收入财产制度,现在很难掌握到准确的信息用于确定发放的范围。这里面也有中国农民群体的社保和失业保险制度的缺陷。

节选自澎湃新闻,《陈宪:可通过赤字货币化为亟需救助的群体直接发现金》

发现金是增加转移性收入,是救助、纾困的主要手段;地方政府与其发消费券,不如更多地救助小企业;非常时期,“六稳”加“六保”,要求实施现金救助。消费券的目的就是拉动消费,和低收入人群的纾困基本无关。

节选自《经济观察报》,《陈宪:为什么发现金比发消费券好?》

oKex交易所

欧易app

欧易okex官网

oKex交易所

欧易okx交易所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